您已经被移除群

月山only,一切拆逆月山将进黑名单

#每日一月山# 越狱犯

  

   我是月岛萤,我是在监狱出生的,我妈妈在我生下来的那天就被处决死刑了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座监狱,不大的地方,在一个岛上,也许是防止犯人跑出去,这些都跟我没关系,我在这个地方混的挺好的,我小时候起就在这个地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我用自己的办法让他们听从于我,但我还是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但说句实话,我并不是一个喜欢用武力解决办法的人,只是在这种地方,多少有点身不由己,我在这里度过了17年
   监狱里来了一个年轻的典狱长,说句实话,他一点威严的样子都没有,真不像一个典狱长,他不像以前那位总是拿着皮鞭,也不会心情不好的时候抓着谁就抽,没有以前那位滚圆的肚子,他也不矮,也会随身佩戴一把枪,他们叫他:山口忠
   他注意到我是那一次,一个不知死活的男人,我知道他一直看不惯我,不过我和他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他提到了典狱长,他的嘴里用下流的语言说着他,描绘着自己嘴里的他,下流,放荡,真烦,结果就是我和他两败俱伤,据说他是真的想把我往死里整,我真的不喜欢暴力,但这次没办法
   拖这次的福,我被安排到了一个单间,里面只有一个床,一张桌子,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他以为的惩罚,其实是投我所好了,我喜欢独居,和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有种压抑不了的冲动,是暴戾,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这一次,他面红耳赤的斥责了我一顿,我看着他生气的样子,竟让我心里那股冲劲硬生生的散了去
   我喜欢他为我暴躁抓狂的样子,高高在上却拿我没辙的无奈感
   我知道,我是他的挑战,他亦是我的挑战
我不喜欢暴力其实,但他总有办法来挑战我,因为我且善妒,我不喜欢他同其他犯人接触,当他提审其他犯人的时候我体内的作恶因子就压抑不住,我几乎想把那人的手筋挑断,我只让他一个人审我骂我教育我,我只认他一个人,他为什么不能只有我一个犯人?
可他仿佛不知道,总喜欢接受新的犯人,我没有办法,只有更独特些吸引他的注意,这样,我是他最棘手的犯人,也是最得不到他欢心的一个,但是我依旧是他最独特的一个
   我被单独收押,吃喝按时供养,除了没有自由,其他表现稍好的犯人在得到他的信任后可以出去放风,我不羡慕,在这样一地方,自由就像是一个玩笑,他们在操场上奔跑,我却觉得可怜,再怎么,只是在一个监狱,不过,巴掌大的地方
   这天我看着他出去,起了个坏心眼,我告诉旁边关押着的一个傻子,在他要出去放风的时候叫住他,告诉他,操场后面,往厕所左边走几步有一个洞,可以从那里出去,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他信了,满怀期待的,越狱了
   他回来发现少了一个犯人,找遍整个监狱都找不到,十分着急
   我看着他平时总是温和平淡的脸上,竟然全被焦急覆盖,我知道他就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但此时也太明显了,但不过是丢了一个囚犯竟让他这样着急,我心里很不爽,早知道我就自己越狱了
越狱?我怎么没想到!
   如果是我,他会如此上心吗?
   其实越狱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事,我在他面前只需装乖,让他对我放松警惕,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跑出去就好。打定主意后我做足了准备,也许是我在他那里留下了确实不怎么好的印象,他始终防着我,不过我的表现确实足以让我为自己争取时间,我在那个洞旁边停留了很久,看着他心里想着:这次你来找我
   我出去了,我本来只打算在附近呆着看他为我着急抓耳挠腮的样子,不过我在监狱生活太久了,这次一时兴起,踏入俗世
   我想我不适合这个地方,他以前就给我说,就算逃出去也是死路一条,我当时只以为他是吓唬我的,这次我是真的了解了,其实外面的世界并不精彩,至少我是格格不入,我不过是误入的,我没法适应,外面险象横生,我在这片林子跑了很久,跑到天黑,我在黑夜里摸索着前进,想回去,不是自投罗网,是寻找归属,却迷路了,我坐在地上,靠着树干:我好想他,不知道他想我吗?
   不知过了多久,我差点以为我就要交代在外面了的时候,我被捕了,也许他从未放弃我,他撒下天罗地网,只为我
   被抓的那一刻我毫无反抗,格外配合
   我心中狂喜,表面却云淡风轻,在外面的日子我的思念铺天盖地
   再见到他才得以缓解,我喘了一口气
   我回来了,见到了我心里思思念念的典狱长,内心百感交集,就打算坦白从宽呢
   逮捕我的人把我交到他的手上。这头,典狱长山口内心激动不已表面风轻云淡的把他接了过去,一个十分凶残且戏多的“犯人”




小脑洞,写着玩的,看的乐呵就行咯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