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经被移除群

月山only,一切拆逆月山将进黑名单

#每日一月山# 忘爱症

月岛每天都会遇到他,一个男人,不知道名字,有时候是在和他背道而驰的列车上,有时候是下班路上路过的一家甜品店,有时候是他带着大哥的孩子玩的公园里,他见过他无数次,却从来没有打过招呼,他不知道他在哪里工作,又或者是个教师,医生之类的职业

那个男人很白净,他看见他阳光下的雀斑在他脸上留下灿烂的痕迹,他有条狗,他带着小孩子来的时候他正在公园和小狗玩的起劲,他不小心把飞盘扔到自己身边了,结果被小孩子拿着到处跑,月岛抱歉的朝他笑笑,起身去追,结果他的狗也飞奔着去撵小孩子,他好像吓了一跳,赶紧把狗拴好,月岛没办法,和他打了个招呼

结果那个男人像是被他吓到,一张脸涨的通红,他告诉他,他叫山口忠,是他们竞争公司的经理,月岛惊讶他年纪轻轻工作能力这么强,他也只是温和的笑着,时间差不多了,月岛跟他说孩子的爸爸要来接他了,下次有时间在一起玩,山口把联系方式给了他,并约好了下一次的约会

这天晚上,月岛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个人的脸越来越清晰,他看见他,山口.他在梦中用那样怜惜的眼神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用一种温柔的要把他化成水的眼神看着他,月岛紧紧抱着他的手,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光,他终于忍不住抬手遮住双眼,在一片混沌中失去意识

月岛又一次遇见那个男人,因为大哥说小孩子想吃街角那家甜品店的蛋糕,下班路过后就过来买,一进门就看见那个男人坐在墙角的位置,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带着一副半框眼镜,看着他走进来朝他点点头,月岛在柜台和店员说了买的东西后,店员告诉他没有存货了,需要等等后面正在做,月岛表示没关系,他略想了一下后,抬腿走向那个男人的位置,他在他对面坐下后男人抬眼看了他一下,月岛发现这个男人很精致,白衬衫一丝不苟的扎在西装裤下,袖子被挽起来一半漏出名牌手表,带着银丝半框眼镜,头发打理的很好,除了有几根翘起的呆毛,却显得可爱,月岛看见他脖子挂的工作牌,正盯着看,那男人已经抬起头来:“我在百益公司上班,就是你们对面那家,我叫山口忠” 月岛有些讪讪,来不及细想他怎么知道自己在哪里工作,只有种被他发现自己偷偷观察他被知道的尴尬,但他已经自我介绍了,月岛也不好意思不理他,于是便和他聊起来了,月岛心里觉得这个人真的很厉害,自己只是个刚入职的新手,以后工作上说不定要需要个前辈指引,至于为什么不找他公司的同事,月岛只觉得自己和他们合不来,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却和这个刚认识半个多小时的人更加有话题,于是就留下了联系方式,觉得他可以深交

当天,月岛在一个梦中梦见了那个人,山口.在一种压抑的绝望里,重重的跌入黑暗中

山口坐在房间的落地窗前,手里是一张照片,和月岛的合照,照片上的他们看起来亲密无比,背后写着My Love.

那个人无声无息的从他生活里离开,他花了几年的时间找他,再见到他的时候却是他没想过的场景,他痛苦过,绝望过,甚至连最坏的打算都做了,敌不上再见到他时狂喜的心情,即使他不记得他,好过他不在他身边,他想,大不了他可以重新追求他一次,后来他发现一切都没有这么简单,他一次次的拒绝,无论他做了什么,都是会被他一次次的遗忘,几个月过去后仍是这样,山口几近崩溃,他开始寻找医生,国内的,国外的,各种精神科的权威专家都没法对这种情况作出详细的解答,更别说治疗他。他无数次的尝试,无数次的失败,却没有放弃过,依旧用最完美的形象去接近他“一天的”爱人

病急乱投医,他把这种情况po上网络,怎么说,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叫“忘爱症”的病症
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
无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遗忘对方。
能够治愈此病的唯一办法,那就是所爱之人死亡。

到此,山口才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和月岛回去了,他只是每天继续做着无意义的邂逅,交流,约定

他把他们的故事写成了文字发表在网络上,敲下最后一个字,发布,起身给自己倒了杯咖啡,然后电脑传来一封新邮件的声音,他点开,嘴角轻扬,“山口先生你好,我是一名心理治疗师,我....”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