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经被移除群

月山only,一切拆逆月山将进黑名单

#每日一月山# 月诞贺文

《我别是个假对象吧》

  “唔...”被刺眼的阳光照醒,山口把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推开,揉了揉眼睛打算起身,还没站稳就被一个大力重新拉回床上,揉了揉脑袋,山口伸手把床头柜上的眼镜拿下来转了个身给一个男人戴上
  “阿月,快起床了,今天还要赶几场活动,dany待会又要连环call了”山口叹了口气说道
  “不要管他,我手机关机了,昨晚弄太晚了我很困”月岛萤闷声闷气的嘟囔着
  山口有些臊:“他当然不会打你的手机,每次你休息日他从来都只会给我打,你再不起来我可要被他骂死了”
  月岛被吵得烦:“吵死了山口”!一手捞过山口的脖子胡乱在他嘴上啃了几口,随后才起身,长腿跨过一堆衣物去浴室洗漱了
  山口起身追过去:“你不是全娱乐圈公认的洁癖吗,都没刷牙,你又欺骗大家了...”

  山口收拾完后出来给他挑了一套衣服,顺便去弄了份简单的早餐,月岛出来,抬手看了看表:“我不吃了,dany现在应该在楼下等我了,今晚的活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不过,你还是等我一起吧,晚上在车上等我”
  山口跑过来给他塞了一块面包:“路上小心,今晚的活动我也要去的,你是不是忘了虽然你很火,但我怎么也是你的前辈吧,阿月你膨胀了”
  月岛笑了笑,没否认也没承认,走了

  山口一个人吃完早餐,收拾了卧室一下,换好衣服后慢吞吞的出门,走到楼下,看到对面大楼贴着的巨大的海报,上面是当代最年轻最具影响力的歌手—月岛萤,也是他心底的骄傲
  月岛萤,2000年出道,01年发行唱片《图树》年度销量超过600百万张,2002、2003连续两年获世界音乐大奖全球销量最高亚洲流行乐歌手大奖。代表作品有《there you will be》《情愫》等。他很年轻,但他的歌有着不同的类型,但他淋漓尽致的表现功力总是能把情歌的独特风格表现出来,有最擅长而又富有感染力的唱腔,年轻的人,像他这样的人刚出道的时候就让人觉得一身戾气,独来独往,脾气怪,不看好他,山口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他的,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对着音乐有极高的热情
  山口出道比他早好几年,刚开始是组合,他是里面最没存在感的,后来其他成员在觉得组合已经没多大希望了,没告诉他的情况下和公司商量解散了,于是,他没办法就一个人支撑着走下来,没人告诉他是运气好还是实力,总之这几年这么不温不火,还硬是撑下来了
  遇到月岛的时候,他发现公司来了一个年轻的新人,那个时候他还没做出成绩,一个如此狂妄的人,当然不被看好,其实那个时候他也不看好他,因为在这个圈子最不缺的也正是这样的人,他是这么想的,如果没听到他的歌声
  3练习室平时很少人进去,山口喜欢在里面一个人练习,那天中午刚走到拐角就听到练习室有声音,很清澈的声音,却有着说不清的深情,山口走过去,是他,那个新人,听说他叫月岛萤,他站在没关闭的门外,听着那个人唱着《my all》是了,是那一瞬间,他就在那一瞬间被那个年轻的人狠狠击中,他想,他是天生为唱歌而存在的,他的能力以后必会在这个世界绽放光彩

  从回忆里抬起头来,想起了当初和他一起的日子,山口心情有些放松起来,他想自己是那时被这个男孩子吸引了的话,那么他是什么时候注意自己的呢,坦白说山口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能够吸引这么一个完美的人的注意,他很喜欢他,但是月岛不说,就让自己在心里悄悄的乱想,他也是很喜欢自己的吧

  那边月岛在车上,被dany疯狂询问:“阿月,你最近活动很多,天天往那里跑你也要注意一点啊,而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电话从来不开机,你知不知道....”
  “闭嘴dany,你是第一天跟着我吗,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不多,我怎么可能让你们占有,山口最近的时间比较闲,我也要尽量抽时间多陪陪他,况且....算了没事”
  “行行行,我也管不了你,现在去天美工作室,早上要拍摄一套杂志封面,下午接受一个采访,六点左右就可以准备去活动现场了”dany说道
  “嗯”月岛从鼻子发出声音,眯眼补觉去了

  山口在公司,他的经纪人远藤是个跟他年纪不大很有活力的一个年轻人,跟他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看见他来后跑过来:“忠,刚刚天美来电话说月岛先生那边拍摄的搭档出事了,结果那边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去替一替哦”
  山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上车了,心里默默想着这才没见多久啊,他大概可以知道应该就是月岛的主意了
刚到棚子里就发现月岛正坐在那里化妆,闭着眼靠在那里真的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青春帅气,像是感受到他的目光,月岛睁开眼缓缓转过头看着他,被他目光一盯,山口有些紧张,背后像被无数针尖刺着,撇开眼朝化妆室跑去了。月岛在他背后轻笑出声,山口边跑边想,这个人才不是什么单纯的男生,自己刚刚只是被迷惑了,不要看他!
  化完妆出来月岛已经站在那里等他了,摄影师过来给他讲了一下大致想法和动作流程,因为是临时来的,摄影师还是有点不信任,抓紧时间和他讲了一会,山口在那边连连点头,说会努力的
  只是一开始并不顺利,山口很紧张,主要原因是身边那个人,动作很僵硬,那人还一幅风轻云淡的样子,摄影连连叫停,摄影师也有点恼火,说半个小时后再拍,和山口聊了几句。月岛出来看见山口在那里呆呆的,拖了把椅子坐过来:“山口前辈好逊” 山口有些无语,正打算反驳,月岛抬起头来继续说:“其实今天我那个搭档临时有事,这边已经给我安排了其他人的, 其实我对谁都没有兴趣,和他们工作也只是完成任务而已,所以我就想到你了,说只要你,虽然我也有私心,但是主要是山口你很合适,而且形象更加符合这套主题,你来,我就决心正经地、不再马虎下去,因为山口前辈你,超级迷人的”
  山口没想到能从他嘴里听到这么长一段安慰人的话,其实自己也在思考总不能在他面前丢人吧,他有点脸红,毕竟最后那个可以说是告白了吧,赶紧点点头
  接下来的拍摄就顺利多了,摄影师这边疯狂赞美他们:“简直了,你们两个简直是为这个量身定做的,山口忠,我为刚才的话像你道歉,你非常适合并且也是最适合的”
  山口很害羞,给他道谢,说自己刚才耽误那么多时间真的很抱歉,表示自己需要先回公司了。走过去给月岛道别:“阿月,我是一个好前辈对吗”
  “最逊的前辈”月岛留下一个背影,手揣在兜里朝车子走去

  六点,山口准时出发赶往活动会场,红毯两边很多粉丝记者,他下车挥手打招呼,后面一辆车停下,记者纷纷举着摄像机往那边拍摄,“啊啊啊啊,月岛,月岛来了”粉丝的热情,山口低头无奈的笑笑,月岛走向前来和他并行,低声说:“山口前辈的人气真不错啊,那边全是温柔漂亮的女粉丝们”,山口往旁边看,有几个举着他牌子的粉丝们,想的是你没看到你的粉丝吗,是我的多少倍了

  进场后就和月岛分开了,他和远藤在一起随意的聊着天,旁边有几个女明星在讨论月岛,他人气真的很高啊,山口随意喝了口香槟
  他在这里偶尔和几位同事聊聊,和圈内朋友互相客气几句,便坐在嘉宾席上休息,倒是一直没看到月岛在哪
  终于活动差不多开始了,主持人开始介绍,这主要是月岛新专辑的一场发布会,更主要的是月岛萤在这次专辑完后要休息两年,不再经常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了,所以这也是场很重要的活动,一个处在巅峰的男人,却选择在这种人生巅峰时刻淡出大家视野,山口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不过他的决定,自己不会干涉,也会支持他的想法
  “新专辑《逆•蝶》11.12日发售,月岛先生请问你是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刻做出这种打算,您现在是全亚洲最当红偶像之一,这种打算你有想过之后您要是重回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
  月岛轻声开口:“这些我都想过,我出道七年,做到现在的成就会是冲动情况下做决定的人吗?实不相瞒,这张专辑肯定是最让人感动和满意的一张,当然也是我耗费心力最大的一次,所以选择休息两年,是对我自己对所有喜欢我的人最好的选择,当然,你说的我也有考虑,所以下次回来,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将带着让你们更满意的作品,重回巅峰之位”
  山口眼眶泛红的随着他们激烈鼓掌,他知道,这就是他,有才华,有骨气,有实力也很骄傲的人,他真的值得这么多人的爱,山口从不高看自己,和他在一起他也觉得自己是他所有粉丝的一员,仰望着他也让他情欲高涨,他爱着这样的他
  主持人也很激动:“当然,我们都知道月岛先生有这样的能力,这么多人都喜爱着你,还有一个问题,今天下午的直播采访,说你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其他的原因是吗,听说您,是为了您的...”
  月岛打断她:“没错,我有一个交往七年的对象,这次还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正是因为他,我才会有如今的成就,但我现在不打算告诉说他是谁,因为我此刻做的决定说的话他都不知道,他是个认真的人,所以除了我的私心外,这是我对他的保护”
  全场沸腾,山口呆楞,盯着台上,发现他也正看着他,有些促狭的笑了笑,是,山口爱着他,他也十分幸运的,得到了他的爱

  活动结束,山口开了自己的车,在路边等月岛,月岛出来上车后开口:“山口前辈可别怪我,我以为你看了直播的,而且我也知道啊主持人会在上面问我,我真的不是先斩后奏”
  山口手指在方向盘敲了敲:“我确实没想到,阿月,真的吓了一跳,我以为你会就这么公布出来,我还做了承受舆论压力的准备了,你这点还是比较周到”
  月岛此刻也冷静下来了:“山口前辈真胆小,其实我觉得两年太短了,我真的恨不得把所有时间省下来跟你在一起,忙起来的时间里我都开始嫉妒起别人的爱情了,看到dany急急忙忙回家找谁,或者看到别人在一起,心里就不快,好像自己被遗弃了一样”
  山口着实惊讶了一把,最近他说话越来越直白,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的,就像告白今天就听到了几次,就连在一起也是糊里糊涂的,难不成是他察觉到了自己心里那一点点的不安感吗,但是这样的他也很可爱,这样的他他也超级喜欢
  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有多幸运能和他在一起,月岛牵过他的手,一个冰凉的东西套在他手指上,月岛看着前方:“走,回家”
  “嗯”山口看着他手上和自己同款的对戒,抿嘴笑了,回家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