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经被移除群

月山only,一切拆逆月山将进黑名单

#每日一月山# 脑洞产物,村霸(学霸)和村花的故事

  

  总所周知,乌野村有一户小寡妇,平时和蔼亲切,热心助人,差钱?借!生病了?家里的牛借给你,赶紧拉下山看病去!房子漏雨了?立马就抬起工具上家里给你修好咯!说来说去,你要问全村人对他的印象如何,一个字,好啊!最关键的是,小寡妇长得也清新脱俗啊,风姿卓越,小屁股扭扭就勾了魂魄,小脸白皙水嫩,还有几颗漂亮的小雀斑,看着你别说,还真有几番异域风味。魅力大杀四方,但这么个小寡妇,是个男的!
  话说,男的也不耽误事啊,有这么个尤物,谁还在意这个,所以从小寡妇搬来乌野村的第一天起,踏进他家的人就数不胜数,一个个积极地像这辈子都娶不到媳妇一样,也亏得小寡妇这几年在众多追求者中愣是一个没动心,不就是怕这种情况发生,小寡妇才不得不给自己安装了个寡妇的名号,这几年才渐渐少了许多,横竖我得不到别人也得不到,每天看着也是养眼

  再话说,乌野村还有一户人家,就是村头的月岛家,为什么呢?有钱,家里当官的!兄长是县衙老爷,家里兄弟两人相依为伴,弟弟马上要考状元了。话说这弟弟也是个人物,长得那是一表人才,这村一半人心在那小寡妇心上,一半人就在这月岛萤身上,但为什么他从来没人骚扰呢?人高冷啊,高岭之花!周身自带不要靠近我的气场,长得帅有钱还学习好,这是人吗?所以这村男子没一个喜欢他!
  好了,到了月岛家弟弟赶考的日子了,县衙老爷特地赶回家,全村人都出来欢送,祝这月岛啊能成功归来,咱们村子以后就有状元啦!县衙老爷在一旁瞧见也是笑开了花,随即一说:等咱弟高中回来那日,我亲自设宴,就在咱村,全村都参加。小寡妇在一旁但笑不语
  月岛对此兴致缺缺,一路被护送出村口,也不多说话,只走到马前停顿了一下,翻身上马,姿势潇洒,走了几步,回头,对着一个地方轻轻开口:“等我”
  天哪!!!少女们爆炸!这这这!是我吗?对我说的吗?快我要晕厥了!一时间激起多少少女心,小寡妇在大家没注意的情况下偷偷羞红了脸
  半月之后,好消息传来,月岛高中,已经在山脚下马上回来啦!县衙老爷在一旁布置等候,大红毯子直扑到山脚下,宴席摆了几十桌,月岛终于回来了,村民们手里拿着是各种各样的礼品,刚走了几步身上已经挂满了东西,小寡妇也送了,盒子装着,月岛不知是什么,只深深望了他几眼,随从人员立即上前把那些礼物拿了下来,给身后马车拖着,终于快到家了,大伙们已经在县衙老爷的招呼下入了座
  月岛在家换了身衣服出来,县衙老爷让他说两句,月岛不痛不痒说了几句客套话,而后淡淡开口:“三日后,十里红妆,迎娶村东,山口忠”。又凌乱了!大伙包括县衙老爷都惊呆了,立在那里三分钟,才炸开了锅
  这几天大伙像失了智,各种八卦传闻急出,而两个当事人跟没事一样,该吃吃该喝喝一点没受影响,在大家的讨论之下,事情急速发酵,而最后大家的讨论结果也渐渐变成了这两人明明就是天生一对,我们村最出名的两人居然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搞上了,而看来看去,也确实没人配得上他们,好像一开始他们就有种感觉,月岛和山口,就应该在一起。至于破碎了少女心的人来说:“人家郎才郎貌,轮得到我来反对”?

  三日后,十里红妆,乌野村的小寡妇山口忠风风光光的出嫁了,嫁给了乌野村的月岛家的状元郎月岛萤,此后数十年,恩恩爱爱,一生幸福美满。



  真的是脑洞产物,不喜勿喷,我也仿佛石乐智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