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经被移除群

月山only,一切拆逆月山将进黑名单

#每日一月山#狡兔


12月啦,希望多多吃粮,happy happy



   月夜,一座小城,一座廊桥,落英缤纷,乱花迷人眼,随着河水缓缓往上走,河道隔开了两个世界
山口忠在这里生活了三百年了,只是山中一只随处可见的小灰兔,恰巧误食千年结果的人参果,从此之后兔生就像开了挂一样,一夕之间连人形都修炼了出来,此后林中的各类走兽看见他也要低着头走
   晚风习习,忠正在河边的柳树底下打盹,被隐约传来的一阵婴儿啼哭声打扰,他心里发怵啊。即使妖精变成人,胆子也还是兔儿胆,抱着柳树姐姐的树干发抖,柳树笑着:“去看看吧,好像是小孩子的哭声,万一被狼听见就不好了”,山口一骨碌爬起来,顺着河流往下跑去,恰好看见一只一个木盆子被大石头拦下了,山口跑过去发现里面躺了一个小孩,看样子应该是刚出生不久后被抛弃的,山口把他拖到岸边,是个可爱的小男孩。为什么会被抛弃呢,山口抱起襁褓中的小孩,往山上跑去,上面有一座寺庙,把你放在那里,你应该会好好长大的吧
   山口来到寺庙门口,望着森严的门,师傅没去世之前 一直跟他强调这个地方不要来,现在师傅不在了,再也没人管他了,他把孩子放在门口,轻轻敲了寺庙的大门,里面走出来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和尚,看见地上的孩子吓了一跳,连忙抱起孩子跑回去了:“师父师父,外面有个被抛弃的小孩”,看着缓缓合上的大门,山口看着孩子:“希望你能好好活下来,你该好好做人”

   八年前的今天,他在河边遇见了月岛,山口把这天当做他的生日,山口下山早早的给准备了一只风筝和一串糖葫芦,他爬到后院的大树上,看着月岛在大殿诵读佛经的样子,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再然后就是被月岛差点从树上晃下来,一睁眼就看见月岛在下面喊着:“山口快下来快下来,师父在大殿就看见你了,说你在那里很危险的,对了对了你说给我准备的礼物呢”!山口从树上滑下来,对他说:“你闭上眼睛,不然一点都不惊喜了”!月岛眯着眼看他:“好吧好吧,你快点”。山口又咕噜爬上去把风筝和糖葫芦拿下来,“好了,你睁开眼看看。月岛很兴奋,整天诵经念佛,打扫寺庙,山口是他和外界环境接触的唯一途径,“谢谢山口”!
   师父今天准许了他一天的休息,就是说他可以一整天和山口在一起玩游戏,吃东西。彼时月岛还不懂得七情六欲所谓何物,他只是单纯的觉得快乐,他喜欢师父,因为师父当初在他被抛弃的时候收留了他,教他读书,学习佛法,师父问他:“你念的什么经?拜的是什么佛”?他认真地看着师父回答:“我念的一本正经,拜的是立地成佛”。师父摸着他的脑袋,明亮的眼里却只是满满的无奈和沧桑。他很喜欢山口,山口从很小的时候就在自己身边,从他牙牙学语开始说的第一句话是山口,他会把外面听到的任何有趣的事告诉他,会在他搞砸事情被师父责罚的时候替他求情,不然也会陪着自己一起,他送过他很多东西,他是纯洁的令人心生向往。他只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此时此刻


   这是月岛成为掌门的第十个年头,彼时他已经三十岁,他没有再往里招收任何弟子,师父也已灯枯油尽,他只终日终日的在大殿上跪着念诵佛经,庭院已经太久没人打扫了,到处成灰,山口来看他,给他带了冰糖葫芦,跑进殿内:“阿月,你已经念了一上午了,休息会吧”。月岛睁开眼,站起身随他来到外面,“我早已过了吃糖葫芦的年纪,山口莫不是记性越来越差”?山口眨眨眼:“可我总觉得,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的年纪有多大,你在我记忆中永远是八岁那年缠着我要糖葫芦吃的那个孩子”。山口一把把糖葫芦放在他手里:“好了,别这么看我,阿月,你在这里独自守了这么多年,不出去也不要人进来,我在这世间独自一人活了几百年了,可我却总觉得,不如你这三十年活的寂寞”
   月岛不以为然的笑笑,拂了拂袖子,“我说过,我被困在这里了,好了回去吧”说着转身走了,山口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却充满了悲伤,何种压抑,他又是为何将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
   月岛回到房间,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突然没忍住咳 了一口鲜血在地上,他冷静的抹了嘴巴。“你到现在还不肯对他说实话?你在怕什么?你对你自己没有信心吧?你就是个不完整的人”。月岛盘腿做到床上,拿起佛珠,不再理会那个声音的自说自话。“你摸摸自己的心,告诉我,你现在拜的是什么佛”?月岛猛地睁开眼,再也忍不住一般的吐出一口血,昏了过去

   他在一片白茫茫中走着,四周是刻着佛经的墙,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没有师父,没有山口,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孽海茫茫,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月岛捂住脑袋:“闭嘴,闭嘴,闭嘴”
声音开口:“他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吗?你从来不敢将自己的心里想法告诉他吧,为什么,你怕他离开你,你怕他讨厌你,重要的是你没办法把他留在你身边,他是妖,要是他想离开你轻而易举,你把自己变成听话冷漠的人,其实你内心就是个疯狂满是欲望的人,你不配穿这身衣服,甚至连你的师父都是因你而死”!
   “不是不是!你闭嘴!不是这样的!你什么都不懂,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你”声音开始缓缓从四面八方涌入他的耳朵

   月岛睁眼,摸了摸身旁的床,皱眉,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他走过大殿,走过庭院,推开大门,走下山,走过了廊桥,他要去找山口,他要好好和他谈谈,柳树在旁边摇晃着自己的腰肢柳叶:“哟,和尚”。山口呢,他站在他家门口,没人,冷清的可怕,他坐在他家门口,声音出现了:“他在这里,来啊,在寺庙后面”月岛站起来拼命往山上跑去
   他推开大门往后院跑去,山口坐在地上,旁边是一个和他长得一样的人,山口满是泪痕:“阿月!不要过来,求你了,你一直是个很好的人,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心魔不可怕,我什么都不奢求,我不要你成为像你师父那样出色的人,我只要你活着,我只要你健康,我只要你过着幸福的日子,我希望你不要忘记孽海茫茫,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切都还来得及
   月岛平静地看着他,仿佛一个真正遁入空门的老者,他回头看了看庄严的佛堂,对着山口一字一句开口道:“我不要立地成佛,我不需要回头是岸,我只要我回头,生生世世都是你”
   心魔在一刻,消失殆尽
   一场大火,烧掉了屹立几百年的寺庙,烧掉了过往曾 经,从此之后,世上再无一个月岛的和尚和山口的妖怪


   早在我爱上你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自己的宿命,我原以为魂飞魄散,永不轮回是世上最恶毒的诅咒,但比起你,我宁愿自己永不超生,也绝不后悔,我知道自己难逃此劫,那我愿意最后孤注一掷跟上天赌一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