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经被移除群

月山only,一切拆逆月山将进黑名单

#每日一月山#白色情人节的更新



月岛萤第一次见到山口忠,他二十五岁,山口十七岁

天空灰蒙蒙的,大概是要下雨了吧,想了想还是买把伞,买完之后打算快点回家,就窜进巷子里打算走点近路了,好巧不巧,看到几个学生围着地上的一个小同学,哦?蓝白校服,看样子还是自己的学生,走向前去踹了垃圾桶一脚,几个人回头看见他打算叫他别多管闲事,其中一个人突然说道:“我今天看见他了,好像是新来的老师”几个人霎时间面面相觑,月岛开口:“赶紧走,不然等我把你们样子记完了一个个打电话给你们家长”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提起包就跑了
他走上前去,一个家伙倒在地上,他上去推推他,结果地上的家伙抱起他的手就咬了一口,疼的月岛一甩手,抽气道:“你搞错了吧,又不是我欺负你的”这时才看清,这个人不是自己学校的,长着雀斑的脸,衣服上还有刚倒在地上沾的灰,眼睛却明亮的出奇

那个人也不说话只盯着他,月岛被他看的发毛,问:“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学校的,看样子快下雨了,赶紧回去吧,今天的事回去给家里说下,别让他们担心”

少年开口:“山口忠,残疾学校” 顿了顿才开口:“没有家里,没人要,不担心”

月岛心颤了一下:“残疾?你哪里残疾”

少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

月岛这下明白过来了,原来他是智力残疾了

少年突然朝他伸手:“钱没了”

月岛觉得惊奇:“钱不是我拿的,你怎么找我要钱”?

少年又愣了,突然焦急起来,揪着自己的头发:“钱没了回不去,校长会骂的”

大雨倾盆而下,他打着伞,裤腿都湿了一半,小傻子没有伞,站在大雨里,浑身湿冷

他把伞移过去,大雨瞬间淋湿了自己,少年抬起手掌往上翻,接不到雨,朝他咧嘴一笑,说:“雨停了”月岛突然瞥过脸,鼻子不知为何,一阵酸麻

月岛把少年送到了残疾学校,在接待室等人来领的时候问他:“你怎么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如果我是坏人把你卖了怎么办”?

傻子抬头:“我是傻子,没人抓我,没人要”

月岛脱口而出:“我要啊”说完愣了,又转过头去

少年看着他,不明所以开口问:“你要我干嘛”

要他干嘛?他反问:“你会干嘛?”

“我会吃饭,睡觉”傻子开口

月岛突然笑了,真是可爱的傻子


如今八年过去了,山口二十五岁,月岛三十三岁
山口站在大门前,仔细检查身上,钥匙带了,钱带了,穿鞋子,关上大门,然后又检查了好多遍,再去楼下的蛋糕店,老板老远瞧见:“山口今天你一个人吗?月岛先生呢”知道他的情况,平时也会多照照应点
山口站在橱窗面前开口:“他上班,我买蛋糕,保密”

老板笑道:“今天什么好日子啊”?打算去取草莓蛋糕

山口急忙跺脚:“不要,不要太甜”他昨天刚在书里看到个词“糖尿病”他立马就把糖,蛋糕,死亡,连接起来了

懊恼的抓着头发,他不要他的神死亡
老板莫名其妙,山口只重复:“不要甜的,要草莓蛋糕”

老板跟他牛头不对马嘴的讲了半天,终于做了一个不加糖精的草莓蛋糕出来

山口把蛋糕提回公寓,月岛准时下班回来,回家就看到山口坐在桌子前面,面前还有一个蛋糕,月岛走过去揉揉他的头:“怎么买蛋糕了?给我的?”

山口把蛋糕推过去:“以后吃这个,不会死”!

月岛有点懵,但山口的表情很严肃,他把他带到沙发前,让他坐在自己面前,从后面怀抱住他脸埋在他的脖子里,闷闷道:“怎么了?”

山口咬他的手臂:“不要吃糖,不要糖尿病,不要死”

月岛低低的笑,开玩笑的说:“糖尿病不是吃蛋糕的,糖尿病要多吃糖来治”

山口生气道:“你当我是傻子?”

月岛摇摇头:“怎么会呢,我当你是我的命”

他又开口:“我不嫌弃你是傻子,山口,我要你陪着我”

山口说:“你要我干嘛?”
月岛开口:“要你吃饭,睡觉,陪我吃饭,陪我睡觉”

山口茫然的摇摇头

月岛抬起头,侧过他的脸问:“你喜欢我吗?”
山口点点头

月岛拔下眼镜,亲吻他的嘴唇,莫名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时候,抱紧了他,心想:这样很好,你在我身边就很好,我怎么舍得死呢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