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经被移除群

月山only,一切拆逆月山将进黑名单

#月诞贺文# 赖


  爱情是个很不可思议的东西,它总是一点点的,潜移默化中,在你突然惊觉的时候,就爱上了


  月岛萤发现自己爱上山口忠的契机,他自己也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友情就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好像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和他分开的时候,当站在大学的门口那一刻,他下意识的转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他在一片恍惚中想到了,这几年,是真的没有山口在身边了,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自己好像是病了,一周的课他好像都迷迷糊糊,他感觉自己好像分成了两半,一半强撑着清醒,一半在过去中沉沦


  他知道山口住的公寓,下大雨的那天他跑到他楼下,他坐在他公寓的门口,在一片狂风暴雨中,他觉得自己好像要被这场大雨吞没,凌晨三点,山口找到了他,他看到山口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站在大雨中,他的衣服是黑的,头发也接近的,黑色,全然的黑,在同样黑色的夜里嵌出更深黑的轮廓


  很奇妙的一种视觉感受,他不像是被黑夜吞没,而像是黑色中的一块阴影,更加突出了


  山口跑来他面前,急切地问他:“怎么在这里来了”


  月岛有些冷静地开口:“随便走走,就到这儿了”


  山口抿嘴,点点头:“先进去屋里吧,你全身都湿了”


  月岛在后面一声不吭的跟着他走,他看着前面的身影,感觉自己一分为二的灵魂突然又聚在一起了,山口在屋里放热水,他看到了墙上的时钟,突然想到这个点本该在温暖被窝里睡觉的人,怎么会这么大雨还在外面,他这才注意到山口刚提在手里的东西,他突然有些嗓子发干,很想知道他刚去哪儿了,所以山口出来,他开口问他:“你刚刚是去哪儿的”?


  他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也许他今晚正是去找自己的,然后就像自己一样,在大雨中等了很久,不同的是他等到了他来,而山口没有等到,想到也许是这种情况,月岛觉得自己心跳都窒了


  山口一愣,脸上似乎是有些慌乱,片刻后又轻松地笑了起来:“我就是去找你的啊,阿月,你看明天不是你生日吗,我就想以前不都是一起过的吗,对不起啊没提前告诉你”说着转头就向房间走去


  那一刻,月岛心跳不可遏止的颤跳了起来


  他突然伸出手,快步走了几句,手臂圈住山口的脖子从后面紧紧将他搂住


  他像溺水的人抓住得以生存的木板似的,他将头埋在山口的后颈


  “我喜欢你”


  这句话在月岛萤还来不及思考的时候,几乎是在本能的搂住山口的时候就脱口而出了


  原来是喜欢啊,月岛想,原来这么久以来,难以形容的感觉,所有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所有一切,总算,有了原因


  他们从小认识,一起长大,他很少有真心的朋友,对待山口他一直是觉得习惯,习惯他在身边,习惯了他的存在,只是习惯而已


  他其实认为之前并没有任何逾矩的想法,他觉得他是个很认真的人,特别努力的人,自己说不上是很喜欢欣赏,但起码并不讨厌,没有看不惯他,他一直觉得山口是个内心很坚韧的人,似乎一切美好的品质他都有,后来在他扯着自己衣服说出那样一番话的时候,自己躲着哭的时候,他突然生了一种心疼的感觉


  心疼一个男人,不是因为他的软弱,是因为他的逞强


  然后,最初的感情在潜移默化中变了质


  到现在,寒冷空气中轻轻落在肺腑的一句“我喜欢你”,让那不明晰的感情找到了归属


  我喜欢你,想埋进你身体里疼爱你


  月岛搂着他的手慢慢往下移,直到了胸前在紧紧交叉着,似是怕人跑掉


  手腕下的脉搏贴着男人的心跳,他突然急切的想知道,面前这个人是否跟自己一样,他的心跳也是否因为爱情的到来,既胆怯又兴奋的想尖叫


  “山口,我喜欢你,你听到了,就回应一下吧”


  山口的身子从他说出告白的话就一直僵着,在黎明到来的前夕,他不由得焦躁了起来


  沉默了好一会,山口开口,有些不同于以往的有些沙哑的声音:“先说出口的人,没有反悔的权利了”


  “嗯,反正,我是想赖你一辈子”


  又是一段沉默,山口许是默许了他的爱,他抬手覆在了胸前的月岛的手上,十指紧紧的没有缝隙和他的手相扣着


  这一刻,月岛的心在黎明到来前之际,五彩斑斓的,鲜活的跳动了起来


  山口离开他的怀抱:“阿月,我不想一身湿漉漉的在这里站一晚,我可以先洗澡吗”


  月岛看着山口的背影,这才看清了山口刚刚提着的东西,一个他最喜欢的草莓蛋糕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