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经被移除群

月山only,一切拆逆月山将进黑名单

#每日一月山# 忠诞贺文~

这是一个相当青涩的吻,双方都很生涩,没有技巧,横冲直撞,全凭着本能


他们在投入的吻,哪怕快要窒息了都没有松开,也在用尽全力地搂着彼此


他们也许还分不清什么情爱和友情,分不清什么是真和假


又或许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在两个刚满十六岁的少年身上,月岛萤吻了山口忠


月岛在公寓里翻出了一本日记,这是山口的日记本,记录了他们一路走来的所有喜的悲的故事,他低头看了看手表,背后大门传来开锁的声音,他放下的日记跑向玄关,男人也正好推开门进来,带着一身的风雨,看见了站在门口的男人笑了:“阿月今天下班这么早啊”


月岛顺手接过他的包:“嗯,今天去交稿的吗?最近可以好好休息了吧”?


山口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是啊,基本上都完成的差不多啦,我要在家躺半个月!”


月岛走过去抱着男人,试着祛除他身上的寒气,山口用力地回抱了回去:“屋里可有暖气呢阿月”


山口窝在沙发里问着:“阿月我下次打算写同级生,你觉得怎么样,要不以我们为原型吧,虐恋我还没有写过呢,要不尝试一下”?


月岛眯了眼:“嗯,打算虐谁”?


山口脱口而出:“虐我吧…不对,还是虐你吧,即使现实没有的事,我要不在故事里写出来看看”


月岛心里有些酸涩,他过去把男人圈在身前:“虐我吧,我们之间,因果都是我”


山口心颤,听出了男人话里的宠溺眷恋,仿佛不管什么是非对错都要往自己身上揽一样,他抽出手回过身子弹了一下月岛的额头:“我开玩笑的呢,怎么这么认真呀”


月岛低下头忍不住想

“你在认真的爱我,我在认真的回馈你的爱,如果有生命有轮回,那么我入地狱的时候,你就是地狱”


月岛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清心寡淡的人,小时候很崇拜哥哥,后面爱上排球,不是高高在上没有追求,是一旦有了某种欲望,那将必定堕入深渊之中


他和山口从小到大,也许以后一辈子都将纠缠在一起,他们是两个不同的生命,却享受着同一个人生


月岛突然想起了以前,他们在学校的时候,那个时候山口在自己身后,多数时候是他在讲什么,而他在听他说,讲阿月今天的状态很好,讲那两个搭档今天又开发了新的招式,讲大家,有说不完的话


通常这个时候他就回习惯性的说一句:“山口你好吵”


山口就会低头说:“对不起阿月”


他回头看他,却发现他在偷笑,他低头藏笑,可是没有藏尽,剩了嘴角的一抹温柔,让他心神荡漾


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山口感觉得到,月岛心情很好,他今天格外的兴奋,死死跟他纠缠在一起,他用力地在他身上驰骋,山口一直觉得他们的恋爱很柏拉图式,他们最常的是亲吻和拥抱,现在月岛在床上对他说:“我想要你”


他不是清心寡欲之人,他只是在忍耐,甚至是他一直在等待,等待能带他一起进入极乐,所以他现在只是忍不住了,他要拉着山口一起沉沦,一起癫狂,一起快乐


也许是受了他的影响,山口有些迷茫,乱了心,他想挣扎却已发现来不及了,他的意识一会在地狱一会在极乐,身体渐渐感受到了阵阵奇异的,涅槃般的眩晕


山口眯着眼,忽而像解脱又决绝般的闭上双眼,月岛给他带来了毫无顾忌的癫狂


他们两人是平凡普通的人,他们是彼此的信仰


第二天山口在全身酸软中醒了过来,床头有一束花,和一个白色信封,他拿起信封,一个银色的闪闪亮亮的圆形东西掉在了床单上,里面有张卡片,是月岛的字迹


Happy Birthday 以及

Do You Marry Me?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