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经被移除群

月山only,一切拆逆月山将进黑名单

#每日一月山#尘埃里的花


山口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有些旧的书,从里面的字迹来看不难知道是一本日记,像是被翻过很多遍一样,他慢慢地翻开了这本日记,像是开始慢慢走过那段不为人知晓的秘密旅程

大概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个不同于其他人的人,可以是老师,朋友,也可以是爱恋的人,山口是一个对月岛来说不同于所有人的人,月岛成绩优异,排排的运动天赋异高,长相帅气,算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就是除了那冷淡的性格

不是大多数故事发展的标配,他身边是一个大家眼里都很平庸的一个男孩,成绩还算可以,运动也还一般,但是很努力,长得不是花美男类型,是一个大概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了,但那是在别人的眼中,月岛不能免俗的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陪伴中,在每天都被女孩子的情书淹没的鞋柜里,他对他的好友的感情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

那是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看着一群小孩欺负一个人,他并非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人,自己已经忘了当时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走过去帮了他,大概是帮了吧,他扭头看见那个哭得眼泪鼻涕都出来的人,那时的太阳很大,他的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月岛开口,结果是一句轻微的嘲讽

 当时月岛对排球的兴趣并不大,应该说算不上很喜欢的爱好,但他从不拒绝山口的每一次练习邀请,他不耐烦练习,心里却隐隐高兴,他明明可以拒绝但又拒绝不了

像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那天他们被社会上的人堵住索要钱财,月岛烦躁透顶,又不想招惹麻烦就直接打算给钱走人,他不知道山口什么时候报了警,他看到山口站到他面前冲他们大吼了一声“警察来了”而后拉起月岛就往回头跑,山口边跑边往后看,他冲月岛笑,月岛几乎就认为他下一秒就会开口说“逊毙了”结果山口呲着大白牙对他说:“阿月,也许现在换我也能保护你了”,这一刻他觉得他的声音仿佛裹着烈日的热浪,像熔浆一样在融化他,大脑仿佛身处一片空旷的草原,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生长

山口有时会对月岛说,你真的很优秀,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喜欢你,如果我也像阿月一样优秀就好了。月岛心里不舒服,难道山口真的很想谈恋爱吗?他到底是真心还是开玩笑,即使有再多疑问他却连试探都不敢试探,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珍惜山口的感情,他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这样对吗?对他对自己好吗?继续下去是正确的吗?他扭头看见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山口,阳光洒在他脸上,连微小的绒毛都印着金色的光,画面像是世上最值得珍惜的名画,他想了想,怕是自己一丝都不曾后悔

月岛的日记里写满了关于山口的事,更多的就是各种的琐碎小事,他喜欢他,这是他对他最纯粹的感情,但有时也会压抑着他,单恋,这对他是幸福而痛苦的感情,他希望他明白,害怕他明白,于是月岛在这无休无止的欢愉和挣扎中一直沉溺了下去

故事到这还继续下去,亦或者戛然而止?直到毕业前夕,日记本鬼使神差的装入了书包带进了学校,月岛发现后竟有些不知所措,还没有做好准备,所以现在大概不是时候,那天吃完午饭回来发现自己的课桌一团乱,各种礼物塞满了桌子,书本掉落一地,而那本日记,正拿在山口手里,月岛一瞬间仿佛置身冰天雪地之间,血液倒流头皮发麻,手脚都不自觉地颤抖,他站在教室门口,脑袋一片空白转身就走,他什么都不敢做,不敢对他说,甚至不敢过去面对他,对他说一句听我解释,他像是一个打了败仗的士兵,等不到国王发落,自己就把自己判了死刑

后来月岛像是变了,一个人独来独往,不和山口说话,不一起回家,所有人都问山口是不是和他吵架了,山口皱眉摇摇头,直到毕业考试完后,月岛不见了

那天放学后月岛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久,他把书包里的日记拿出来一遍一遍的看,他心里止不住的酸,他想扯破喉咙大叫,想大哭,为山口,也为自己见不得人的爱

后来,山口收到了一本日记本,上面没有署名,只有一个陌生的地址,看到封面后才想起来,那是月岛的,那本当年他回教室看到月岛课桌下凌乱的书籍中的一本日记,他给他收拾好桌子后仔细看了好久封面,最后什么也没干的放回了书包里面

他看到最后一页,月岛写着:“面对他,我就像是一朵开在尘埃里的花”

山口想了想,在下面添了一句“花从尘埃里开出来,就不算花吗?”

山口觉得,自己大概欠了他一句:“我也喜欢你”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