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经被移除群

月山only,一切拆逆月山将进黑名单

#月诞贺文# 赖


  爱情是个很不可思议的东西,它总是一点点的,潜移默化中,在你突然惊觉的时候,就爱上了


  月岛萤发现自己爱上山口忠的契机,他自己也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友情就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好像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和他分开的时候,当站在大学的门口那一刻,他下意识的转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他在一片恍惚中想到了,这几年,是真的没有山口在身边了,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自己好像是病了,一周的课他好像都迷迷糊糊,他感觉自己好像分成了两半,一半强撑着清醒,一半在过去中沉沦


  他知道山口住的公寓,下大雨的那天他跑到他楼下,他坐在他公寓的门口,在一片狂风暴雨中,他觉得自己好像要被这场大雨吞没,凌晨三点,山口找到了他,他看到山口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站在大雨中,他的衣服是黑的,头发也接近的,黑色,全然的黑,在同样黑色的夜里嵌出更深黑的轮廓


  很奇妙的一种视觉感受,他不像是被黑夜吞没,而像是黑色中的一块阴影,更加突出了


  山口跑来他面前,急切地问他:“怎么在这里来了”


  月岛有些冷静地开口:“随便走走,就到这儿了”


  山口抿嘴,点点头:“先进去屋里吧,你全身都湿了”


  月岛在后面一声不吭的跟着他走,他看着前面的身影,感觉自己一分为二的灵魂突然又聚在一起了,山口在屋里放热水,他看到了墙上的时钟,突然想到这个点本该在温暖被窝里睡觉的人,怎么会这么大雨还在外面,他这才注意到山口刚提在手里的东西,他突然有些嗓子发干,很想知道他刚去哪儿了,所以山口出来,他开口问他:“你刚刚是去哪儿的”?


  他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也许他今晚正是去找自己的,然后就像自己一样,在大雨中等了很久,不同的是他等到了他来,而山口没有等到,想到也许是这种情况,月岛觉得自己心跳都窒了


  山口一愣,脸上似乎是有些慌乱,片刻后又轻松地笑了起来:“我就是去找你的啊,阿月,你看明天不是你生日吗,我就想以前不都是一起过的吗,对不起啊没提前告诉你”说着转头就向房间走去


  那一刻,月岛心跳不可遏止的颤跳了起来


  他突然伸出手,快步走了几句,手臂圈住山口的脖子从后面紧紧将他搂住


  他像溺水的人抓住得以生存的木板似的,他将头埋在山口的后颈


  “我喜欢你”


  这句话在月岛萤还来不及思考的时候,几乎是在本能的搂住山口的时候就脱口而出了


  原来是喜欢啊,月岛想,原来这么久以来,难以形容的感觉,所有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所有一切,总算,有了原因


  他们从小认识,一起长大,他很少有真心的朋友,对待山口他一直是觉得习惯,习惯他在身边,习惯了他的存在,只是习惯而已


  他其实认为之前并没有任何逾矩的想法,他觉得他是个很认真的人,特别努力的人,自己说不上是很喜欢欣赏,但起码并不讨厌,没有看不惯他,他一直觉得山口是个内心很坚韧的人,似乎一切美好的品质他都有,后来在他扯着自己衣服说出那样一番话的时候,自己躲着哭的时候,他突然生了一种心疼的感觉


  心疼一个男人,不是因为他的软弱,是因为他的逞强


  然后,最初的感情在潜移默化中变了质


  到现在,寒冷空气中轻轻落在肺腑的一句“我喜欢你”,让那不明晰的感情找到了归属


  我喜欢你,想埋进你身体里疼爱你


  月岛搂着他的手慢慢往下移,直到了胸前在紧紧交叉着,似是怕人跑掉


  手腕下的脉搏贴着男人的心跳,他突然急切的想知道,面前这个人是否跟自己一样,他的心跳也是否因为爱情的到来,既胆怯又兴奋的想尖叫


  “山口,我喜欢你,你听到了,就回应一下吧”


  山口的身子从他说出告白的话就一直僵着,在黎明到来的前夕,他不由得焦躁了起来


  沉默了好一会,山口开口,有些不同于以往的有些沙哑的声音:“先说出口的人,没有反悔的权利了”


  “嗯,反正,我是想赖你一辈子”


  又是一段沉默,山口许是默许了他的爱,他抬手覆在了胸前的月岛的手上,十指紧紧的没有缝隙和他的手相扣着


  这一刻,月岛的心在黎明到来前之际,五彩斑斓的,鲜活的跳动了起来


  山口离开他的怀抱:“阿月,我不想一身湿漉漉的在这里站一晚,我可以先洗澡吗”


  月岛看着山口的背影,这才看清了山口刚刚提着的东西,一个他最喜欢的草莓蛋糕







#每日一月山#答案

爱情,也许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轻轻的就发芽了
凌晨六点,一间不大的公寓由于拉着厚重窗帘的缘故,光线晦暗,有一点潮湿的气息,像一个许久没人进去过的地下室

黑暗中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不一会儿窗帘被人重重拉开,天空还是闷闷沉沉的黑

山口打着哈欠站在窗前,头发被压的有点凌乱,样子显得十分困倦

踩着一双大的拖鞋在屋子里晃了两圈,随后进了洗手间,开始刷牙洗脸

洗漱完显得人精神了许多,他把自己收拾好了,走出去打开落地窗,深呼吸了一口,举着水杯转身,拉起了行李箱

一时冲动离开了,山口此刻坐在出租车上仍觉得不可思议,其实也不算是冲动,至少现在脑子还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在干嘛,他厌烦了这段关系,和月岛的这一段不清不楚,不温不热,不进不退的暧昧关系,十年了,两人从高中毕业后到现在十年了,他爱了他十年甚至更久,从同居到现在,谁不觉得他们是情侣,他自己也这么以为,但不知道月岛有没有这么认为,他们没有告白,没有表明心意,有的只是毕业那年喝醉酒和酒后那场荒唐的性爱,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开始了同居生活,也许对月岛来说他只是一个同居人,可他却喜欢他,喜欢月岛

他胆子小,只敢趁他不在家的时候离开,他甚至想跟他大吵一架,说断了联系,我受够了这个样子,所以我要走了,并且再也不回来,就算你后悔,但我也不会回头了,你一个人过去吧,哪怕找个其他人跟你这样混乱下去,但我不想了

可他没有,只是面对他,他还想留点自尊,但他有给过他提示,他走的前一天给他说他要出差几天,吃的有放在冰箱里,衣服全都熨好放在衣柜了,嘱咐他身体重要,不要每次工作都到大半夜,靠咖啡续命,自己叨叨了许久,比老妈还要唠叨,反应过来自己说的太多了,结果对上了月岛有些看不清情绪的眼神,有些慌乱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来掩饰自己晦涩的情绪,月岛只是盯着他,盯到他以为自己的谎言就要被戳破了,结果男人只是点了点头,并表示那这几天就不住家这边了,太远了就睡在公司

山口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半晌在他身后自嘲了笑了笑,搞不懂自己的情绪,是虚惊还是欢喜

他们之间一直这样,他冷静自持,而他只会孩子气的抱怨,像个小丑,所以这个结局,情理之中

山口拖着一箱行李在外面呆了三天,在酒店睡了三天,给自己一个适应的时间,没有他的时间,可他太没用了,他想,这辈子都完了,所以三天后他拖着箱子又站在了自己公寓的门口,吹着冷风打了个喷嚏,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没发现钥匙,又把行李箱打开翻了几遍,他有些愣愣,在地上蹲了一会,又一件件的把行李装回去,他想等会到家就要装回衣柜的,现在不用收拾太整齐,他想着想着就笑了,笑了一会又把嘴拉下来

钥匙没了,他想,还回得去吗?

没有钥匙就要按门铃,像外人一样,按自己家的门铃,他站起来搓搓手指,按了按墙上的门铃,又隐隐希望有人来开门,三下吧,别招人烦,然后就静静站着,站在自己家门口,会不会有人开门,山口心里不是很确定,站得久了,他坐下来把行李箱往旁边挪了挪靠着墙,自己盘腿坐了下来,背靠着墙,垂着脑袋,楼道里的风呼呼吹着,他缩着肩膀,冷得打颤

睡会吧,他心里想,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被开门声惊醒,往旁边看了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穿着黑色西装裤的腿,抬头一张梦里的脸,他收起钥匙冷冷开口问他:“怎么在这”?

山口想轻松一点,站起来咧嘴道:“我把钥匙弄丢了”

月岛打开门:“怎么?想清楚了?这才几天,就忍不住了”

山口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口,手捏紧了又松,心里想着,他果然知道啊,怎么会,这么好笑呢?他知道他要走,但没有拦他

他突然转身:“为什么回来”?

他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月岛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看他:“为什么回来”?

山口楞楞地看着他,他的样子仿佛几天没睡觉了,黑眼圈很重,胡子也好像没刮,没见过他这么不修边幅的样子:“阿月,你冰箱的东西吃了吗?不然要倒掉了”

月岛开口:“你别转移话题,为什么回来”?

山口笑了,像是孤注一掷,大吼道:“你知道我要走,但你为什么不留我,为什么不拦着我”

月岛开口:“当初说好了,我们之间全是自愿,不管谁做出什么选择,都不会强迫”

山口瘪嘴:“那你就看着我走吗”?

月岛皱眉,没回答,只是问他为什么回来

山口往前倾,身子靠在月岛身上,风还吹着,可他已经不觉得冷了,他想,他们真是浪费太多时间了

月岛捏起他的下巴,吻住了他

唇肉相交,十分热烈

这个久违的吻,甚至比之前的每一次更甚,山口抬手抱着他,全身心投入

每个答案都不过是我爱你

#每日一月山#尘埃里的花


山口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有些旧的书,从里面的字迹来看不难知道是一本日记,像是被翻过很多遍一样,他慢慢地翻开了这本日记,像是开始慢慢走过那段不为人知晓的秘密旅程

大概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个不同于其他人的人,可以是老师,朋友,也可以是爱恋的人,山口是一个对月岛来说不同于所有人的人,月岛成绩优异,排排的运动天赋异高,长相帅气,算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就是除了那冷淡的性格

不是大多数故事发展的标配,他身边是一个大家眼里都很平庸的一个男孩,成绩还算可以,运动也还一般,但是很努力,长得不是花美男类型,是一个大概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了,但那是在别人的眼中,月岛不能免俗的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陪伴中,在每天都被女孩子的情书淹没的鞋柜里,他对他的好友的感情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

那是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看着一群小孩欺负一个人,他并非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人,自己已经忘了当时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走过去帮了他,大概是帮了吧,他扭头看见那个哭得眼泪鼻涕都出来的人,那时的太阳很大,他的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月岛开口,结果是一句轻微的嘲讽

 当时月岛对排球的兴趣并不大,应该说算不上很喜欢的爱好,但他从不拒绝山口的每一次练习邀请,他不耐烦练习,心里却隐隐高兴,他明明可以拒绝但又拒绝不了

像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那天他们被社会上的人堵住索要钱财,月岛烦躁透顶,又不想招惹麻烦就直接打算给钱走人,他不知道山口什么时候报了警,他看到山口站到他面前冲他们大吼了一声“警察来了”而后拉起月岛就往回头跑,山口边跑边往后看,他冲月岛笑,月岛几乎就认为他下一秒就会开口说“逊毙了”结果山口呲着大白牙对他说:“阿月,也许现在换我也能保护你了”,这一刻他觉得他的声音仿佛裹着烈日的热浪,像熔浆一样在融化他,大脑仿佛身处一片空旷的草原,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生长

山口有时会对月岛说,你真的很优秀,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喜欢你,如果我也像阿月一样优秀就好了。月岛心里不舒服,难道山口真的很想谈恋爱吗?他到底是真心还是开玩笑,即使有再多疑问他却连试探都不敢试探,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珍惜山口的感情,他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这样对吗?对他对自己好吗?继续下去是正确的吗?他扭头看见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山口,阳光洒在他脸上,连微小的绒毛都印着金色的光,画面像是世上最值得珍惜的名画,他想了想,怕是自己一丝都不曾后悔

月岛的日记里写满了关于山口的事,更多的就是各种的琐碎小事,他喜欢他,这是他对他最纯粹的感情,但有时也会压抑着他,单恋,这对他是幸福而痛苦的感情,他希望他明白,害怕他明白,于是月岛在这无休无止的欢愉和挣扎中一直沉溺了下去

故事到这还继续下去,亦或者戛然而止?直到毕业前夕,日记本鬼使神差的装入了书包带进了学校,月岛发现后竟有些不知所措,还没有做好准备,所以现在大概不是时候,那天吃完午饭回来发现自己的课桌一团乱,各种礼物塞满了桌子,书本掉落一地,而那本日记,正拿在山口手里,月岛一瞬间仿佛置身冰天雪地之间,血液倒流头皮发麻,手脚都不自觉地颤抖,他站在教室门口,脑袋一片空白转身就走,他什么都不敢做,不敢对他说,甚至不敢过去面对他,对他说一句听我解释,他像是一个打了败仗的士兵,等不到国王发落,自己就把自己判了死刑

后来月岛像是变了,一个人独来独往,不和山口说话,不一起回家,所有人都问山口是不是和他吵架了,山口皱眉摇摇头,直到毕业考试完后,月岛不见了

那天放学后月岛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久,他把书包里的日记拿出来一遍一遍的看,他心里止不住的酸,他想扯破喉咙大叫,想大哭,为山口,也为自己见不得人的爱

后来,山口收到了一本日记本,上面没有署名,只有一个陌生的地址,看到封面后才想起来,那是月岛的,那本当年他回教室看到月岛课桌下凌乱的书籍中的一本日记,他给他收拾好桌子后仔细看了好久封面,最后什么也没干的放回了书包里面

他看到最后一页,月岛写着:“面对他,我就像是一朵开在尘埃里的花”

山口想了想,在下面添了一句“花从尘埃里开出来,就不算花吗?”

山口觉得,自己大概欠了他一句:“我也喜欢你”

#每日一月山#嘿嘿嘿~

一辆小破车,被昨晚的惊天大糖砸的我现在都没反应过来,鸡血的我怎么能不!开!车!表达一下!lof实在太严格啦,阅读走下面链接👇

https://shimo.im/docs/ohdJ2QhtPdEcTLFB



(对不起最近实在太忙了,更新也慢了很多(好了 匿了

#每日一月山#白色情人节的更新



月岛萤第一次见到山口忠,他二十五岁,山口十七岁

天空灰蒙蒙的,大概是要下雨了吧,想了想还是买把伞,买完之后打算快点回家,就窜进巷子里打算走点近路了,好巧不巧,看到几个学生围着地上的一个小同学,哦?蓝白校服,看样子还是自己的学生,走向前去踹了垃圾桶一脚,几个人回头看见他打算叫他别多管闲事,其中一个人突然说道:“我今天看见他了,好像是新来的老师”几个人霎时间面面相觑,月岛开口:“赶紧走,不然等我把你们样子记完了一个个打电话给你们家长”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提起包就跑了
他走上前去,一个家伙倒在地上,他上去推推他,结果地上的家伙抱起他的手就咬了一口,疼的月岛一甩手,抽气道:“你搞错了吧,又不是我欺负你的”这时才看清,这个人不是自己学校的,长着雀斑的脸,衣服上还有刚倒在地上沾的灰,眼睛却明亮的出奇

那个人也不说话只盯着他,月岛被他看的发毛,问:“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学校的,看样子快下雨了,赶紧回去吧,今天的事回去给家里说下,别让他们担心”

少年开口:“山口忠,残疾学校” 顿了顿才开口:“没有家里,没人要,不担心”

月岛心颤了一下:“残疾?你哪里残疾”

少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

月岛这下明白过来了,原来他是智力残疾了

少年突然朝他伸手:“钱没了”

月岛觉得惊奇:“钱不是我拿的,你怎么找我要钱”?

少年又愣了,突然焦急起来,揪着自己的头发:“钱没了回不去,校长会骂的”

大雨倾盆而下,他打着伞,裤腿都湿了一半,小傻子没有伞,站在大雨里,浑身湿冷

他把伞移过去,大雨瞬间淋湿了自己,少年抬起手掌往上翻,接不到雨,朝他咧嘴一笑,说:“雨停了”月岛突然瞥过脸,鼻子不知为何,一阵酸麻

月岛把少年送到了残疾学校,在接待室等人来领的时候问他:“你怎么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如果我是坏人把你卖了怎么办”?

傻子抬头:“我是傻子,没人抓我,没人要”

月岛脱口而出:“我要啊”说完愣了,又转过头去

少年看着他,不明所以开口问:“你要我干嘛”

要他干嘛?他反问:“你会干嘛?”

“我会吃饭,睡觉”傻子开口

月岛突然笑了,真是可爱的傻子


如今八年过去了,山口二十五岁,月岛三十三岁
山口站在大门前,仔细检查身上,钥匙带了,钱带了,穿鞋子,关上大门,然后又检查了好多遍,再去楼下的蛋糕店,老板老远瞧见:“山口今天你一个人吗?月岛先生呢”知道他的情况,平时也会多照照应点
山口站在橱窗面前开口:“他上班,我买蛋糕,保密”

老板笑道:“今天什么好日子啊”?打算去取草莓蛋糕

山口急忙跺脚:“不要,不要太甜”他昨天刚在书里看到个词“糖尿病”他立马就把糖,蛋糕,死亡,连接起来了

懊恼的抓着头发,他不要他的神死亡
老板莫名其妙,山口只重复:“不要甜的,要草莓蛋糕”

老板跟他牛头不对马嘴的讲了半天,终于做了一个不加糖精的草莓蛋糕出来

山口把蛋糕提回公寓,月岛准时下班回来,回家就看到山口坐在桌子前面,面前还有一个蛋糕,月岛走过去揉揉他的头:“怎么买蛋糕了?给我的?”

山口把蛋糕推过去:“以后吃这个,不会死”!

月岛有点懵,但山口的表情很严肃,他把他带到沙发前,让他坐在自己面前,从后面怀抱住他脸埋在他的脖子里,闷闷道:“怎么了?”

山口咬他的手臂:“不要吃糖,不要糖尿病,不要死”

月岛低低的笑,开玩笑的说:“糖尿病不是吃蛋糕的,糖尿病要多吃糖来治”

山口生气道:“你当我是傻子?”

月岛摇摇头:“怎么会呢,我当你是我的命”

他又开口:“我不嫌弃你是傻子,山口,我要你陪着我”

山口说:“你要我干嘛?”
月岛开口:“要你吃饭,睡觉,陪我吃饭,陪我睡觉”

山口茫然的摇摇头

月岛抬起头,侧过他的脸问:“你喜欢我吗?”
山口点点头

月岛拔下眼镜,亲吻他的嘴唇,莫名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时候,抱紧了他,心想:这样很好,你在我身边就很好,我怎么舍得死呢



#每日一月山#情人节贺文

月岛生贺的系列之情人节贺文



  天气很冷,山口戴着帽子和围巾坐在一家咖啡厅的最角落里面,随意哈了口气,窗子立刻起了一层薄薄的白雾,旁边是年轻的姑娘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情人节该怎么过

  前面背对着他坐着的小姑娘正在和朋友打电话:“哎,两年啊,两年时间太久了,好想月岛能快点回来啊”

   “对啊,想他快点回来,继续唱好听的歌,继续在舞台上闪闪发亮呢”

  半年了,离月岛最后一张专辑发表已经过了半年了,现在偶尔经过一个地方总能听到熟悉的声音,也是,毕竟是月岛,他就是犹如星辰一般的
  即使他暂时离开了那个位子,但他依然是众星捧月的对象,看那些女孩子脸上明媚的笑容,眼睛都发着光的样子都能知道,山口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
  山口听着,嘴角一直上扬

  “真想知道,被他爱着的人,到底有多好啊,这么幸运,我好羡慕啊”
  突然谈到自己,山口有点绷直了背
  半年前宣布休息两年的月岛同时对大家宣布有了一个七年的爱人,真的是重磅炸弹一般,一时也引起了轩然大波,山口认为这次新专辑的风头是可以压过了这场八卦的,希望月岛这边能做到位,然而,退出的这段日子里他却仿佛愈加高调,甚至公然出没在他的房子里,甚至在社交软件上公布自己的练习视频,所有的所有都表明,月岛的前辈,同一个公司的山口忠,就是月岛七年的爱人,月岛却风轻云淡的承认了,自己在账号上发了声明,直接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不是没想过未来,这件事到底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山口都替他着急,然而他没想到月岛这次比他还要认真,也没想到,他居然爱自己到了这种地步,山口只觉得心里又酸又甜,又有点矫情的想掉眼泪
  也没想到月岛这个人,他做的很好,他对自己的爱情坦坦荡荡,倒不似有些人在这事上遮遮掩掩,但他事后也没有置身事外,有身为偶像的自觉,尽力的安抚粉丝的情绪,所以那段时间粉丝得到了极好的福利,一时间大多数人也只是嗷嗷嚎叫着更爱他了
  他不是不想承认,但他很想做一个能配得上他的人,他也爱他,所以他也想得很多,他不想让自己成为月岛身上唯一的缺点,当然这种事,他不可能告诉月岛,这是他的缺点,难以启齿
  又想得有点多了,山口拉回自己的思绪,前面的小姑娘已经走了,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他想到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了,决定起身去外面逛逛送他个礼物,天已经有些深了,街上还有月岛的海报,店里面还放着他的歌,他挑来挑去也只看来了一只对戒,他心里有些偏执的想用这种东西表达所有权,他心里即使存在自卑的一面,但仍想表达他是他的,月岛是他的这件事,这个他也从不告诉任何人。山口把手放进口袋,里面是早上月岛出门前放在他这里的糖,口袋里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看接起来,里面是焦急的声音传出来:“你在哪?”
  山口说:“我马上回来了,你在家等我吧”
  月岛仍是那句话:“位置给我,我去接你”
  山口报了位置挂断电话,一回头发现刚在咖啡厅的小姑娘也在这里,此刻正悄悄着他,他对她笑了笑,小姑娘想是终于认出他来了,有些腼腆的点了点头,她知道月岛的爱人,毕竟那是她最崇拜的偶像喜欢的人,她没有过分激动,因为那是他喜欢的人,肯定值得他喜欢,只是有些好奇
  小姑娘看到了他手上挑的礼物:“是送给他的情人节礼物吗?”
  山口说:“是啊,我很俗,只能想到送这种东西”
小姑娘有些不知所措:“这很好,我是说,这个很好,谁都希望在爱人这里收到这个”
  山口挑眉:“爱人吗?”
  小姑娘慌乱了,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句话说的错了,你是他爱人啊,脱口而出道:“是啊,他爱你”
  山口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轻轻开口:“嗯,我也爱他”
  小姑娘松了一口气,有些开心,因为喜欢月岛,所以连月岛喜欢的人她也喜欢,她看了看手表,对面前的男人道:“我要走了”
  山口点头,小姑娘怀着雀跃的心离开了,在小店经过的拐角处,她余光瞥见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影,正在急匆匆地往店里走去,她心陡然一紧,停下脚步望着他把山口牵出来,围巾几乎把山口整张脸都蒙住了,冷淡的神情,却用溺死人的目光看着他,一眼就能知道,陷在爱情里的人,他这样爱他,明目张胆
  小姑娘戴上耳机,里面传来了他的歌声,有些心酸也很高兴

#每日一月山#两种结局



难得休闲的下午,山口躺在沙发上头枕着月岛的大腿,手里翻着一本不知道谁写的小说
慢慢的悠闲的翻着,突然把书合上盖到胸前,对月岛说:“阿月,我觉得我们只有两种结局,爱着或者恨着”
月岛翻手机的手停下来,盯着他,突然就笑了,摘掉眼镜低下头亲他一下:“是吗?我却觉得我们的两种结局,只有爱着或是恋着”

#每日一月山# 寂寞的小哥啊~



“嗨,这位小哥,一个人吗?要不要跟我一起啊”?
月岛站在巷子口,被突然窜出的一个人抱住手臂:“起来,你不热我还热呢”。说完状似嫌弃的扒拉开了他的手
山口连忙站直身子,送开手,笑嘻嘻的望着他说:“阿月,我们今天去吃烤肉吧,帮了店长一周的忙,说请我们吃一餐”
月岛心说:请客吗?不会到头来还是自己被宰一顿吧
山口看着他小声说:“放心啦,绝对给你免单”
月岛挑眉:“真有这么好”?
山口摆摆手:“小事小事,你最近很辛苦,天天都在公司加班,今天难得下个早班还来等我”
月岛看着他:“你挠什么,长痱子了?”
山口瞥他一眼:“什么啊,我挠蚊子包”
月岛跟在后面,想着怕是自己几天都不在家这家伙估计也只开着电风扇吧,以后非得让他在空调房里睡

#每日一月山# 月岛和山口在一起了,谁也不知道



月岛和山口在一起了,谁也不知道
没有惊喜,没有浪漫,在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放学路上,月岛说:“山口,我们换个关系吧”。山口被夕阳晒的迷迷糊糊,听到这么一句话顺势就嗯了一声
所以这就是在一起了吧,月岛没说为什么,也没有告白,连山口都没有想过月岛喜欢自己吗?所以想要在一起
两人从此刻开始,作为恋人。但一切又和以往没什么不同,月岛没说过喜欢,但他心里明白,自己对山口的感情恐怕早已超过普通朋友的范围,是最原始的性,性是最原始的爱,他对他有性
月岛依着的性子做了,却在后面慢慢发现,自己竟是连山口的想法都不曾过问,没问过他对自己的看法,怪不得从那天后感觉山口都有意回避自己,在他面前却是处处显得拘谨了起来,仿佛没有以前那么开心了,不再大笑着呼喊自己名字,连眼神都很少对视了,再又一个独自回家的路上,月岛突然的停住脚步:山口其实对自己并没有那个意思,一时疏忽答应了事后却再难找到机会开口拒绝,他难道一直在忍受着?
终于逮着一个机会,月岛这天稍晚了一些在校门口等到了山口:“我们谈谈吧”
“阿月...想跟我说什么呢”有点苦涩的笑容,果然吧,连面对我说话都很勉强了
“山口,我们不然结束吧”山口惊讶的抬起头,随后一个了然的笑容,有些凄惨,又有些无奈的点点头
“山口,对不起,我知道这事是我太想当然了,没有考虑过你的意见,直接让你陷入了一个非常被动的状态,我想也许你是顾虑到我们之前的感情,是我喜欢你,但我却不能止步于此了,但强迫一个人喜欢自己,很难受...”
“不是...不是的”山口脸色异常通红飞快的摇头摆手打断了月岛的话:“我...我不是,没有不喜欢阿月,明明是我捉摸不透阿月的心思,那天你对我说的话,我很开心,一下子很多薯条淹没的开心,但我心里又很不安,因为我不知道阿月为什么会对我说这个,之后也是没有解释,我都以为是心血来潮,虽然阿月并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但是我觉得喜..喜欢我...的话,更加不可能吧,总之,总之没有强迫,我也是真的喜欢阿月”
月岛盯着他心里发笑,山口果然是笨蛋,那么下一步,该考虑一下更‘深入’的关系了吧

#每日一月山#不可避免的事故



世界上总有些难以避免的事故
比如今天月岛难得提前下班去接了山口一起回家,顺便逛了一下超市给家里的冰箱填充点食物
结果好巧不巧的遇见电梯维修,工作人员告知电梯修复大概需要四十几分钟,在月岛提议等等的情况下,山口说不然走楼梯吧,锻炼。
月岛说:“你知道咱们几楼吗?”
“...十九楼”
“哎,走吧”

“...”

以上事故,再然后,比如提着东西的袋子洒了,月岛叫着声控灯,捡东西的时候,某人从上面退下来一脚踩空这种事故,也算是不可抗力吧
山口临门一脚踩空,月岛正捡东西还没反应过来,只来得及伸手扶一下,就被眼前的人砸的个眼前发黑。山口一手撑到了月岛脸上,想去扶栏杆却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栏杆,侧身闪到了腰立刻眼冒金星
整个楼层的声控灯都亮了,山口趴在月岛身上,伸手把眼镜给他重新戴好了,有些焦急的想侧开身却被拉扯到身上某一处,疼的倒吸一口凉气:“阿月,你没事吧,还好吗?”
月岛赶紧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安抚了一下:“我没多大事,你刚是不是闪到腰了,别乱动啊”
山口不想用全部身体都压在他身上,忙说着没事就想要起来
月岛有些不耐烦:“啧,别乱动,你越动我越疼,安静呆两分钟”
山口趴在他身上这下是一动也不敢动了,灯全都暗掉了,月岛在黑暗中感受着自己的受创程度,不知谁不合时宜的笑了一声,然后自己也笑了,笑声一发不可收拾,两人还被笑牵扯到伤口一边笑一边疼
物管人员正拿着手电筒检查,结果一上来就看到两个人倒在地上,忙上前询问他们需不需要叫个救护车,月岛摆了摆手说不用麻烦您了,山口已经慢慢扶着腰慢慢站起来了,工作人员告诉他们电梯已经修好了,顺便帮他们把洒落的东西装了起来,两人道谢,搀扶着去坐电梯,山口说:“阿月我们等下去把东西放了去急诊预约一下吧,看你受的伤也不轻”
月岛伸手在他腰上轻轻按摩着:“行,你跟我一起去,别拒绝,谁叫你要多管闲事跑下来,不然疼死你了活该”
“...”